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陈雪儿(精品女人情感博客)

陈雪儿の精彩女人博客(网市图书馆);两性情感 口述情感 婚姻家庭

 
 
 

日志

 
 
关于我

陈雪儿の精彩女人博客(网市图书馆),最经典的网摘网文、奇人奇事。最新的八卦娱乐、花边新闻。最精彩的两性情感、社会万象。最时尚的女人装扮生活.........

网易考拉推荐

老婆施暴将我变成“鹌鹑男”(口述)  

2011-07-11 08:16:45|  分类: 口述情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位身强力壮的白领男人,十多年来,一直遭受作为“优秀”教师的妻子的打骂、经济制裁等“家庭暴力”。他忍辱负重,委屈求全,直到有一天忍无可忍……

 老婆施暴将我变成“鹌鹑男”(口述) - 陈雪儿 - 陈雪儿(精品女人情感博客)

妻子命丧亲夫手

  静静的夜色里人们睡梦正酣,而在该小区一居民房里,一男子悄悄起了床,小心翼翼地摁了一下房门边的灯开关,昏黄的灯光映照出男人倦怠的面容。男人看上去近50岁,神色有些紧张。他定了定神,然后蹑手蹑脚地走进了妻子的房间,见妻子已安然沉睡,便在饭厅里找来一圈铜芯线,一头扎在妻子的左手腕,一头捆在妻子的右小腿踝关节处,随即,便接通了电源。而睡梦中的妻子还未来得及哼一声,只是全身颤抖了两下,便气绝身亡。

  完事之后,男人在紧张之中感觉到了从未有过的一种轻松。

  男人名叫陈江强,在该县某金融部门工作,而死者,也就是他的妻子郑秀美是该县城区某小学的一名教师。

  案发后,陈江强并没有逃逸,而是坐在自己的床前细细思考这么多年来和妻子发生的一切。直到早晨8点左右,一脸倦意的陈江强拿起了家里的电话,他首先给妻子郑秀美的大哥郑冲雨去了电话:“喂,大哥吗?你到我们家来一下,我有急事找你……”随后,他又用同样的方式通知了内弟郑天一、姨妹郑小霞以及自己的弟弟陈小伟、妹妹陈与帆等。

  这些亲朋接到电话,匆匆赶到了陈江强的家,问他是怎么回事?陈江强叫他们先坐定,然后用颤抖的声音对大家说:“我把郑秀美杀了!”此话一出,大家惊恐难信。紧接着,陈江强又说:“我没有骗你们,我对不起你们,也对不起郑秀美,我做出如此举动实在没有办丽呀。”

  突然面对如此家庭惨剧,大家满脑子都很乱,但毕竟人命关天,众亲友一商议,规劝陈江强到公安机关投案自首。

  当天傍晚7时许,郑冲雨拨打了县公安局110指挥中心电话报了警。陈江强很快被带回刑警大队。面对警察的讯问,陈江强如实供述了杀害妻子的犯罪事实。

  “耳朵”委屈求全

  今年49岁的陈江强出生在该县一乡干部家庭。1978年6月,陈江强被招进了县某金融单位,随后便被安排在驻乡镇机构工作。

  上班后,陈江强就成了一名让人羡慕的端“铁饭碗”的公家人,加之小伙子人长得帅气,所以,有不少热心人陆续来为他提亲,但他总以自己还年轻婉言相拒了。其实,陈江强是怕谈了女朋友后影响自己学习,因为那时候,陈江强想趁自己还年轻,多花些时间来提高自己的业务知识,他是一个非常上进的人。

  时间到了1985年,28岁的陈江强经朋友介绍,与郑秀美一见如故,郑秀美比陈江强大近两岁,是当地的一名小学教师。此人虽然不是一看就让人眼睛发亮的美人,但长得眉清目秀,身材婀娜。两人很快进入热恋中。

  在爱情的滋润下,两个年轻人的事业蒸蒸日上,陈江强因工作业绩突出被单位评为先进工作者,而郑秀美在教学上,也多次被学校评为优秀教师,在这美好的氛围中,这对热恋的年轻人憧憬着美好的未来。

  当年,他们便在亲朋好友的祝福声中走进了幸福的婚姻殿堂。婚后,两人相敬如宾,彼此关爱着对方。

  1986年夏天,女儿韵韵来到了人间,陈江强和妻子郑秀美欢欣不已。然而,这种欢心并没有在家里延续太久,由于女儿出生后,琐事繁多,陈江强要忙于自己的工作,无暇顾及家里,于是两人为一些家庭琐事而开始争吵。

  头几次争吵,郑秀美对陈江强只是骂骂而已,陈江强也不答话。因为陈江强想到年幼的女儿,考虑到妻子既要教书,又要操持家务,还是挺辛苦的,所以他都采取忍让迁就的态度。

  但有一次,陈江强实在忍不住了,回应了一句,结果却换来一记响亮的耳光。那是1991年秋季的一天,陈江强因为工作晚了回到家里,郑秀美异常生气,就骂他。

  陈江强听了非常生气就回应了一句。没想到,郑秀美冲上前来,当着女儿的面就朝丈夫脸上狠狠地扇了一耳光。摸着火辣辣的脸,陈江强气愤极了,准备还手,却又招来几个耳光。面对如此凶狠的妻子,陈江强不敢还手,流下了委屈的泪水。

  河东狮掌控全局 慢慢地,郑秀美似乎养成了一个习惯,无论是家里还是单位上的事情,稍有不顺心,就把丈夫当出气筒,对陈江强大发脾气,颐指气使,破口大骂,有时还要拳脚相加。

  有好几次,陈江强被打得鼻青脸肿,邻居实在看不下去了,就出来好言相劝,没想到却遭到郑秀美责难:“这是我们家的事情!你是狗咬耗子,多管闲事!”陈江强的同事、朋友知道这一情况后,有的对他报以深深的同情,有的奚落他,说他是天底下最窝囊的男子,是彻头彻尾的“耳朵主席”。还有的从侧面鼓动他的:“你就不能在老婆面前雄起,维护自己作为大丈夫的尊严吗?!”

  或许是受人奚落伤了自尊,或许是受人鼓噪下定决心要表现一下作为一个男子汉大丈夫的的气慨,1992年7月的一天,陈江强回家又受到妻子的责骂时,他予以了回应。没想到妻子冲过来对他又抓又打又咬,陈江强横下一条心,决意也给妻子一点颜色看,于是便回手还击了妻子一下。

  郑秀美万万没有想到,一向温顺的丈夫竟敢还手!她立即恼羞成怒,声嘶力竭又吼又骂,还冲进厨房抓起一把菜刀,朝陈江强冲过来。陈江强一见这阵势,吓得回头撒腿便跑,逃到了朋友家里躲了几天。

  几天以后,他以为妻子的气已经消了,便回到了家中,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郑秀美还在斤斤计较着这件事情。陈江强一到家里,郑秀美便对他还是拳脚相加,并对陈江强骂道:“你还敢打我?还敢出走?今天,你必须给我跪下,向我承认错误,否则,看我如何收拾你!”郑秀美说此话时,一脸凶巴巴的样子,吓得陈江强大气不敢出,最后,他不得不下跪承认错误。

  从那以后,陈江强在妻子面前更加“渺小”。只要在家,他每天都亲自为老婆端洗脸水、洗脚水,把开水杯递到老婆的手中。

  2000年初,陈江强被调到了城里另一金融部门,并担任副主任。同年,郑秀美在丈夫的努力下,被调到县城某中心小学教书。随着家庭经济的逐步改善,2001年,陈江强和妻子郑秀美商议在县城购了一套住房。2003年11月,陈江强再次升职,担任信贷部主管。

  陈江强本来以为随着家境的变化妻子会对他好起来,但妻子依旧如故,他照样厄运难逃。陈江强曾几度提出过离婚,但郑秀美每次都威胁说:“你敢离婚,老子就把你全家一起杀了。”深知妻子脾气的陈江强因此打消了这一念头。

  严防守另类制裁

  管住了陈江强的人,郑秀美还不甘心。在郑秀美看来,只有同时对丈夫采取经济封锁,才可以避免丈夫起异心,才会对自己百依百顺。于是她在经济上对丈夫也采取了非常手段。

  2003年5月1日,郑秀美命令丈夫陈江强必须将工资和奖金等悉数交给自己。为防止丈夫反悔,她要求丈夫写下了承诺书。

  陈江强在承诺书中这样写道:“我自愿承诺,家里的所有存款、现金、房产及其他一切财产所有权归妻子郑秀美所有。每月5日前将1200元工资交出,差旅费、季度奖金、年终奖、全年挂钩奖、节日加班费等必须按时全部交给郑秀美,归郑秀美所有。如果生意亏本(陈江强有时合伙与人做点生意)和其他一切问题,由我个人承担,与妻子无任何关系。如果我的收入和生意上的奖金未交给郑秀美,一经发现,按少交金额的10倍惩罚我。

  罚金交给郑秀美,归郑秀美所有。如果我要与郑秀美离婚,家里所有存款、现金、房产及其他一切财产归郑秀美所有。如果我本人有债务,由我个人承担,与妻子郑秀美无任何关系。承诺人陈江强,于2003年5月1日。”

  从写下承诺书的那天起,陈江强信守诺言,将自己所有收入交给妻子郑秀美。有时需要钱用,他只好找朋友借或者向妻子借。在采访中,笔者看到,陈江强因为做生意或日常生活急需,先后5次向妻子写借条借钱,借款总额155000余元。

  最多的一次是2004年6月12日,陈江强向妻子借款12万,最少的一次是2007年2月26日,借款400元,还款日期定于当年3月31日前归还,并立下了“逾期加倍”的字句。2004年6月12日陈江强向妻子借款1万元,约定月息为8厘,还款日期为同年农历腊月底归还。至发案时,陈江强在外面的欠款数万元,而妻子的存款竟有10多万元。

  即使郑秀美对陈江强实施控制,但她还是猜忌丈夫背地里吃喝嫖赌,让她产生厌世轻生的念头。2004年12月,郑秀美先后两次写下遗书。但在采访中,郑秀美的同事张老师告诉笔者,陈江强不是郑秀美想象的那种人,他是一个工作踏实、为人正派的人,只是郑秀美心眼很小。张老师还说,如果女同事在路上与他们夫妻相遇,郑秀美都不允许陈江强与同事打招呼。不过,郑秀美作为教师,在学校对学生还是非常负责。

  防家暴专家支招

  就这样,郑秀美用自己非常的手段控制着自己的丈夫,显示着自己在这个家庭中显赫的权力地位,可她也真的没有想到,事情做过头了,会产生什么样的后果?

  2007年6月1日,星期五晚上,陈江强和郑秀美吃过晚饭后在家里看电视。当晚10点30分左右,夫妻二人准备休息,陈江强对妻子说道:“我们分社的主任明天中午有事,要我明天下午帮她代班。”妻子一听破口大骂:“你又去帮野婆娘上班……”

  随后,郑秀美又对陈的妹妹乱骂,言语之肮脏简直不堪入耳。陈江强没有理会,他知道与妻子争吵的结果只有进一步激化矛盾。郑骂过后,便上床睡觉去了。过了大约10多分钟,陈江强也宽衣准备就寝。当他刚躺在床上,就被妻子一脚踢下床来,重重地摔在地上。

  忍着疼痛,陈江强从地上爬起来,呆立一旁近20分钟,想到今晚和妻子同床共枕已无希望,便打算去到另一间卧室休息。谁知当他刚走进去,尾随而来的妻子对陈连抓带咬,并对陈江强骂道:“你还想躲,今晚上不准睡觉。”郑秀美一番发泄后,返回到卧室休息去了。

  此时的陈江强在受到妻子的凌辱后,非常郁闷,回想起自己在家的种种“待遇”,他越想越气愤,思索良久,陈江强意识到,只有将妻子杀掉,才能摆脱妻子的刁难和折磨,从而彻底“解放”自己。

  6月2日凌晨3时许,陈江强痛下杀手,于是发生了文章开头一幕……

  郑秀美被丈夫杀死后,他们在广东读大学的女儿韵韵从广州赶回了老家。面对母亲的死亡,欲哭无泪。

  6月10日,韵韵给公检丽执丽机关的叔叔阿姨写了一封发人肺腑的求助信,希望对她父亲宽大处理。在信中,她这样写到:“我爸爸是一个好爸爸,我永远尊敬他……而我的妈妈则不然……妈妈,如果你理智一点,不将爸爸逼得忍无可忍,爸爸怎么会对你采取过激行为呢?我们这个家会毁掉吗?……我已经失去了母爱,希望能留存父爱,各位叔叔阿姨们,希望你们给爸爸一个改正的机会吧,在量刑上从轻吧!”

  此案被传开后,在当地引起了极大的反响。为此,笔者采访了内江市婚姻与家庭方面的专家门雨生。他说:“在全国的家庭中,有30%存在家庭暴力。其中约有93.4%是丈夫对妻子施暴,6.6%是妻子对丈夫施暴。家庭暴力对家庭的危害是非常大的。”


  评论这张
 
阅读(9435)| 评论(2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